教育观点 > 从软件到K12教育的跨界蜕变,考拉超课董事长兰红兵发声谈教育

从软件到K12教育的跨界蜕变,考拉超课董事长兰红兵发声谈教育

作者:  2016-07-29


”心“思维

小编有话说

“持之以恒,服务大众,造福社会,”兰红兵博士说道,“这就是我的教育梦想,也是我的创业动力之源。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多做一点,多想一点,努力去改变这个社会,改变人们对待基础教育的态度和行为。”

在教育领域,说起俞敏洪、陈向东、罗永浩或许大多数人都如雷贯耳,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创业故事能让你侃上半天,诸如新东方、跟谁学等段子要说一堆,个个都是出口成章的名嘴。而低调传奇的二次创业者考拉超课董事长兰红兵博士,也许好多人根本不知道。即使是在教育领域,人们也知之甚少,而他的传奇经历不比上述任何一个逊色,谦逊儒雅的他总是不愿过多讲述自己的故事。

兰红兵,1967年出生,系统工程学博士。14岁时即以高分成绩考入武汉华中理工大学,被誉为“神童”,思维活跃,视野开阔,在24岁进入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系统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曾承担过国家863多级教育规划与管理决策支持系统、国力分析的专家系统方案、三峡工程多目标系统评价、启发式决策支持系统中的不确定性分析理论和实验等重大课题研究。创建中国第一家软件协同工作网和协同工作软件系统OnTeam。获得过Parallel Methodology for Distributed Coding, 美国专利。现任A股上市企业新海宜董事、eSofeBank创始人兼董事长、考拉超课(新三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创始人兼董事长。

(兰红兵博士)

2000年创办的易思博网络系统(深圳)有限公司,致力于从事软件外包工程,在行业内享有盛誉,为华为、军工等大客户提供软件系统服务。而在当时整个国家的软件出口仅为5000万美元,较之印度40亿美元的市场犹有很大差距,我国的软件事业仅算得上刚刚起步水平的情况下,兰红兵即奔波于美国洛杉矶、波士顿、华盛顿的80余家软件上市企业之间,寻找一切机会说服并让美国人接纳自己的创业理念,寻求早期支持。力图将中国的软件技术、团队、专业领域的成绩输出国际,下定决心在5到10年内让中国的软件服务赶超美国市场。

十几年过去,如今的中国堪舆美国并称为电子科技大国,全球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占比不相上下。从电子“穷国”变成“强国”,十几年的坚持终获回报。在这其中,不可谓没有兰红兵博士这样的祖国人才的坚持和努力,以坚韧不拔的强大毅力,克服重重困难,不断开拓着中国和国际软件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就事业而言,易软取得的成就足以使得兰红兵博士享誉后生,而不满足、进取、顽强的“兰超人”毅然从软件行业抽身出来二次创业,向自己一直关注的教育领域发起进攻,带领考拉超课颠覆传统K12课外教辅市场,最早将社区教育模式引入资本市场,向全国中小型教育机构发起联盟倡议,顺应时代发展,完成服务升级转型。魄力之大,犹如时代涛头中的弄潮手。

正如多年前采访过兰博士的知名作家郝明玮这么写道:“他脸上永远透出一股藏不住的灵气,智慧的大脑给人以思想家的感觉。从他那一双深邃而充满自信的眼睛,仿佛使我看到了这眼球背后还有更为强大的力量——生命不息,创造不止。 ”

>>>>

·为什么要二次创业?


从软件科技行业跨界做K12教育,这是一次很大的跨越,需要改变很多。由于接触到的是不同于以往的需求群体,面对的是真实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时之间压力突然增大,无所适从。然而兰红兵博士依然顶着压力而上,虚心学习,按照在软件行业创业时一样,踏实做着自己的二次事业。然而正是因为有着科技前沿的创新思维意识,能够更加远瞻地预见教育模式的改变,从创业之初就可以着手生态圈的整体建设,用另一种思维稳步推进自己的事业。

当被问及兰红兵博士为什么在极其成功的前提下犹要跨界进行艰苦的二次创业历程,兰博士如是说道:“人生应当攀岩更高峰,不满足于当前。应向往更广阔的天地,不固守于势,敢于创新。撕掉‘标签’,从新(心,音同)出发,从头开始。对自己,对社会,也都是一种负有责任的态度。”

也许是六七十年代的人都经历过了文革、改革开放、创业大潮等时代太多的悲喜之歌,骨子里有吃苦耐劳而又乐观、不安于现状且勇于进取、不服软、不服输的人格烙印。在如今即将有了知天命年纪的兰红兵博士,依然只是一副人刚中年、人犹青壮的形象,每天赶早开车到公司上班。和公司同事一样,大多时候加班加点,只为一心扑赴新的事业之中。

即便是国内的创业环境发生巨大改变的今天,创业依然艰难,像金山办公软件出来做小米手机,二次创业业已估值450亿美金,全球最大未上市企业的CEO雷军都坦言每日睡眠不足,为二次创业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兰红兵博士也坦言,虽然自己并没有将事业做的像雷军那么大,但每日的睡眠时间依然不足6个小时,虽然很幸苦,但很值得,至少可以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再贡献一点自己力量,推动它去发展、改变并完善。从这方面来说,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那代人才正是如今中国最有社会使命感的一代人吧。

>>>>

·为什么要选择做教育?


教育是造福于民的事业,在兰红兵博士本人看来,他本身就是切身体会知识命运改变的例子之一。在世纪之初,国内条件不充分,在美国企业游说支持软件事业吃力不说,犹遭受了不少白眼和挤兑。但时机如此,只能自己发奋图强。通过十几年如一日的努力,如今的易软算有了一些成绩,但远远不够。显然并不是中国有了几百上千个兰红兵博士这样的人,几百上千家eSofeBank这样的企业就够了。要想国家发展的更加强大,人民更加富裕,教育基础必然要建设巩固起来。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没有知识教育奠基,科技兴国,可持续发展的主张都将成为空洞的口号。

“所以,第一是要抓好教育,其次再谈发展。”兰红兵解释其为什么二次创业选择做教育领域时这么说道,“我国现在的教育基础还比较弱,人口大,地域广,但从国际知名的大学来看,国内就清华、北大那么几所,与当前发达国家和区域的差距太远,比例不相匹配。这缘故是就是基础教育事业做的还不够,培养的人才还不够多、不够好。国内中小学教育的基础设施都还是‘砖瓦课桌’结构,与英美数字化的教学相比,是小米加步枪与大炮、核武器之比。显然,这是不够的,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希望在中小学基础教育之上做一些努力和奉献。”

“从另一个方面讲,”兰红兵博士又补充道,“这也是我们的一次市场机会,国内环境在慢慢变化,温饱之后,对于教育的投入在增长,这一块的市场需求会很大。我们早期介入,为后来的人打好基础,探好路口。条件这么理想,也不至于让自己饿着。我还是比较看好这一领域的发展。当然,做这样的事情,也更多是从公益的角度出发,用自己的一点知识和力量,回报反馈社会。”

诚然,兰红兵博士所说并不无道理。据行业知名分析机构指出,国内当前的家庭教育消费约占家庭收入的3%~19%,其中1%~8%投入在课外辅导消费,较韩国、日本、美国等水平相当甚至赶超,体现出中国家庭对于教育的重视。2014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教育娱乐消费支出2142元,占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11%。随着家庭可支配收入和教育意识的提升,逐年有递加趋势,表明居民在满足日常基本需求后向更高精神文明层面消费升级。

同时,政策改革利好K12教育的市场化、民营化、信息化,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2020年实现教育财政性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4%的目标,而从2012年开始即已达到此水平,2014年更是高达26420.58亿,同比增长了7.89%。作为关乎民生的重大公共性事业,国家的投入具有方向指引和撬动社会资本市场杠杆性的作用。整个K12教育市场刚需规模在万亿级别之上。

正如兰红兵博士所言,早期切入这片也不至于会饿着,就是这个意思。

>>>>

·兰红兵博士分享创业故事


在K12教育领域,很多人都会把兰红兵与陈向东进行比较,两人都是在相同教育领域进行竞争和交流、分享,有着相同的知识背景,又都差不多同时出来二次创业。与媒体上十分活跃的陈向东不同,兰红兵是一个低调而务实的人,他给我们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故事。

几年前的一天,他开车经过一个小区,路上刚好遇到几位几位家长帮孩子提着书包送他们出门,原本是周末放假,孩子们并没有上课。他觉得奇怪,于是便问家长。才发现,他们是要送孩子去隔壁蛮远的另一个小区补习数学课程。“这么大的一个社区,没有合适的学习机构让孩子上门学习,还要送到别的社区去,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社会问题。”兰博士继续讲道,“所以我停下来,沿着这个社区走了一圈,发现问题远不止如此,已有的课外机构环境不够理想,管理不规范,甚至老师都没有接受过严格的培训,很随意。一线城市的基础教育都这样,很难想象我们可以将教育做得多好。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想些办法让这件事件可以做得简单、便捷一点,让孩子更聪明地学习。最后,延伸发展出在社区教育做二次创业的想法。”

(兰红兵博士)

在今天,考拉超课在兰红兵博士的带领下,已经拥有110家社区直营课堂、30余家4:30公益课堂、1030余家联盟课堂;线上拥有资源工具备课神器,就近便捷的壹家教“找好老师的O2O学习服务平台”,教务管理与营销系统的考拉微店、考拉ERP教务管理系统,主管安全管理的考拉卫士,以及基于网校教育的考拉网络课堂、学力测评系统等系列便捷提供教育服务产品的超级教育集团。

“持之以恒,服务大众,造福社会,”兰红兵博士说道,“这就是我的教育梦想,也是我的创业动力之源。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多做一点,多想一点,努力去改变这个社会,改变人们对待基础教育的态度和行为。”

 ·END·
 

登录教育新思维账号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账号
注册教育新思维账号

《教育新思维用户协议》

已有账号?